养殖业注册
养殖业下载 / NEWS
  • 公司要闻
  • 行业动态
信息正文
《老师也是人》百万字小说
时间:2019-06-10 11:23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


《老师也是人》百万字小说

  “咋了?”宋晓涛合上书本。

  “二班班长叫我去一下,你跟我一起。 ”黄永扬招手说。

  二班班长名叫熊天保,虽说不跟宋晓涛一个班,但大家上课常碰面,因此宋晓涛也认识,他奇怪地问:“他叫你去你就去,我去干什么?”说着又翻开了书,那一面上正是《孙子兵法》的第六篇:虚实。   “你跟我一起去,别问那么多。

”黄永扬过来就要拉他,看得出心里埋藏着很多秘密。   宋晓涛不情愿地说:“好吧好吧,我把书本搁好。

”将《孙子兵法》压要枕头底下便跟着黄永扬往外走,边走边说:“往哪儿?”  “小树林。 ”黄永扬轻声说道。

  “哎呀,那里黑灯瞎火的,都是谈恋爱的才去的,你们……你们两个男的,难道是谈恋爱?”宋晓涛开玩笑说。   若是平时,黄永扬一定会哈哈大笑,可今天他却脸色凝重,如临大敌,出了寝室楼,只见校园里的建筑、树木都淹没在灯光之中,四周寂静得仿佛鬼都睡着了。

从餐厅那边传来欢快的舞曲,想必许多男女正陶醉在异性的臂弯里,享受着肢体不断接触碰撞的滋味。

  黄永扬边走边小声吩咐:“你一会儿别露面,离我远一点儿,要是情况不妙,我一咳嗽你就赶紧出来。 ”  “什么情况不妙,你这是干什么啊?”宋晓涛不解地问道,他觉得黄永扬今晚就像是从电影中走下来的人物,正在办一件极富戏剧性的事情。   黄永扬说:“没什么,只是和熊天保会个面,他的心狠着呢。

”  难道是赴鸿门宴?宋晓涛一个激灵想到了项羽和刘邦。

  小树林在操场的西边,由几十棵柳树组成,白天人迹罕至,晚上恋人常到。

教学楼和寝室楼上的灯光都照不到这里。 快到时,黄永扬拉了一下宋晓涛,示意他原地待命。

宋晓涛的心陡然间悬了起来。

  黑暗中他模模糊糊地看到小树林里人影晃动,显然并非一个熊天保。   “姓黄的,今天是单挑还是群斗全由你选,我熊某要是不敢应战那就是熊包。 ”熊天保的声音冷冷的带着杀气。

宋晓涛听在耳中方才明白,原来老乡黄永扬是来决斗的。 一想到此,他心里暗叫不妙:孙子说过,“凡先处战地而待敌者佚,后处战地而趋敌者劳。 故善战者,致人而不致于人。 ”老乡匆匆赶来,就是后处战地,只怕不是熊天保的对手。

  黄永扬并不示弱,说道:“天保,咱们是同学,有啥事都可商量。 若要是打架,我也不怕。

”“嘭”,飞起一脚踢在身旁的柳树之上,那柳树顿时浑身发抖,簌簌作响,他又说,“哥们儿我也是练过的。

”  小树林里一阵寂静,熊天保好像被镇住了,片刻又说:“废话少说,你只说你还纠缠不纠缠仝玲敏?”  宋晓涛听到这里,心里仿佛打开天空的小阁楼,一片亮堂:果然与仝玲敏有关!  “你不也在纠缠吗?”黄永扬反问道。

  “我那叫追求!”熊天保不亏是班长,口才了得。   黄永扬说:“仝玲敏是个大活人,兴你追求,也兴别人追求,大家都不犯法。

”  “她根本看不上你,你就别痴心妄想了。

识趣的赶紧离她远点儿,要不,哼哼……”熊天保鼻子里发出的声音比口里发出的更具威胁性。   “咳咳……”黄永扬突然咳嗽了两声。   宋晓涛心中一惊,想到了与黄永扬的约定,就要从藏身之处蹿出来。

  “天保——”一个女子娇媚的声音在夜色里传过来,宋晓涛又是一怔:仝玲敏!她来干什么?  那女子正是仝玲敏,她冲过来拉着熊天保的胳膊,央求道:“天保,别闹了,大家都是同学。 ”熊天保甩了甩胳膊没有搭理她,她声音里的娇媚退去,冷酷陡增:“天保,别闹了,你要是再闹,我就不理你了。

”这一句话收到奇效,熊天保立刻有了反应,说:“永扬,真对不起,我刚才一时糊涂,算了,算了,我回去了,走。 ”一挥手,树林里又闪出几条黑影,跟在他身后消失在寝室楼的那边。

  仝玲敏走到黄永扬的身边,离他有一尺多远,轻声说:“永扬,我知道你对我好,可是我们两个真的不适合。

永扬,你很优秀,也很善良,你一定能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女孩儿,我感谢你对我的付出……”  黄永扬打断她说:“你真的……你们两个……”他突然说不出话来。   仝玲敏坚定地说:“是的,熊天保爱我,我也爱熊天保,我相信他是真心的。 ”  宋晓涛躲在黑暗中,仝玲敏说的每一个字都清清楚楚地落在他的耳朵里。

“嘣”,这一刻,他似乎看到了黄永扬心脏爆裂的情景。   “永扬,谢谢你,我们还是好同学,再见。

”仝玲敏说着挥了挥手,无声无息地朝东北面的女生楼走去。 黄永扬怔怔地站在夜风里,像一块儿木炭。

木炭蕴有热量,但不经点燃,却与寻常石块并无二致。

  “老乡,人家都走了。

老乡,老乡……”宋晓涛奔过去拉了拉黄永扬,黄永扬的身子微微晃动,犹如一个没有知觉的橡皮人。   “老乡,‘天涯何处无芳草’,这个女的不爱你,自有女的来爱你。 ”宋晓涛劝道。

见黄永扬不吭声,他吓坏了,又说:“老乡,你很优秀,这只能说明她有眼无珠,你可千万不能‘一叶障目,不见森林’啊……”  “唉,老乡,咱们回去吧,啊,你手里拿的啥子?”黄永扬惊叫起来。

  宋晓涛不好意思地说:“没什么,半截儿砖。

”原来他怕刚才动起手来吃亏,顺手从地上摸了半截儿砖头。

这时见没用了,又“通”的一声扔在地上。   “咱们回去吧。 ”黄永扬语带感激,然后长叹一声,像驮着五十斤黄豆袋子一般缓缓回到寝室。 宋晓涛跟着他,一句话也不说。 后来,黄永扬的心伤不治而愈,他对宋晓涛述说了其它一些细节:他发觉仝玲敏“温柔得很、贤惠得很、聪明得很”后就向她展开了爱情攻势,递纸条,写情书,约她去看录相,刚开始仝玲敏好像还很配合,让他充满希望,但很快仝玲敏就和他直说了,“我们两个不适合。 ”这句话在汉语语境里就是拒绝的意思。

他不死心,攻势仍旧,再后来他就知道仝玲敏和二班班长熊天保有往来。

熊天保是本市人,仝玲敏也是本市人,从地域出身上看二人也算门当户对,相当般配。

他为了显示自己拿得起、放得下的风度,就在某一天的晚自习后把熊天保叫到偏僻处说:“好,我黄永扬就把她交给你了,你可要对她好,否则,兄弟我可要对你不客气了。

”这话本来是从小说中学的,显示了说话者对女主角的爱和关心,哪知道熊天保误会黄永扬要揍他,便约他在小树林里决斗。 黄永扬知道熊天保有着城市地痞的习气,但又不愿示弱,这才带宋晓涛前去。

  自从小树木里决斗未遂之后,仝玲敏便和熊天保成为校园恋人,偶尔出双入对。 黄永扬再也未对其他女生动过心思。 如果说爱情是两人相遇后激起的心之火花,那么火花有大有小,也有可能激起后复又熄灭。

黄永扬的爱情之火熄灭了,但并不影响他的生活和学习。 他是班里的劳动委员,平时安排打扫除、干一些杂活还是很积极的,在学习上他也总是名列前茅,频频得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