养殖业注册
养殖业下载 / NEWS
  • 公司要闻
  • 行业动态
信息正文
《送你最美的花》,我的第二篇。
时间:2019-06-09 17:44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


《送你最美的花》,我的第二篇。

  每个清晨,刘丽都会给办公室窗台上的花朵浇点水,那是一朵彩色的花,不知名,但很美。   也是这样的清晨,周其怔怔的坐在巷子门口,眼里满是周围的高楼,身后一间未拆迁的平房,就是父母留给他的安身之地。

  从十六楼办公室的窗口望下去,刚刚好看到街对面的那间在高楼中显得那么不合适平房,一阵微风吹过,浇花的水飘过街道,落在了周其的脸上。   周其抬头,没有云彩,空调水吧,刘丽赶忙缩回头,有点心虚。

  “又是楼下那个傻子?也不知道他整天坐在巷子口看些什么。

”刘丽的身边传来同事的声音。

  是的,周其是个抑郁症患者,没有工作,没有父母,没有家庭,他只有自己的世界,和那一间快被高楼夹死的小屋。   “他的房子签不下来,他都不会说话的,好多人试过咯,你还想呢。

”同事继续无聊。

  刘丽一笑,没接。   半年前开始,刘丽下班时会偶尔带点吃的给周其。

  “你叫周其吧?”  周期畏畏的看着眼前的女孩。

  “要不要吃?”刘丽举了举手里的餐盒,还有餐盒上一朵美丽的小花。   沉默。   “其实呢,我每天都能看到你,看到你坐在这里。

”  周其不说话。   “哈哈,你知道不,有时我不小心,浇花的水会落下来哦。 ”刘丽自嘲的笑道,跟抑郁症患者打交道真的很难啊。

  周其还是畏畏的看着眼前自说自笑的女孩。

  第一次见面就是这样,一个强自欢笑,没话找话,一个畏畏缩缩,沉默不语。   可现在,周其笑了,一个脸色很白的男孩,露出一个很好看的微笑,对着眼前的这个姑娘。

  “来,”刘丽牵着周其的手来到巷子里的那间平房,日光灯明明灭灭。

  “这儿呢放紫色的紫罗兰,这儿呢放红色的月季跟玫瑰,这儿放满天星,这放彩色的蝴蝶兰,你说,如果这么多花放在这里,一个花店,不美吗?这么多的花,高楼里需要色彩的滋润,起码也养眼睛不是。 ”刘丽在屋子中间转着圈的想象,周其的眼也流露出少有的光。   “其实呢,我知道你的处境,没有生活来源,靠政府的低保,可是你有房子啊,你的房子如果跟我签约,可以解决你的问题,也可以帮我提升业绩,是吧,多好呢。 ”一个花店的老板看上了这栋处于闹市的房屋,刘丽的公司接下了这个业务。

  周其会笑,但还是沉默。

  “好久了呢,我已经认识你好久了,你一句话都不说,我还整天来,同事都以为我是傻子,或者我爱上了一个傻子,哈哈,奇怪吧,其实我是想我们两个双赢。 ”  周其微笑。   “我是想帮你,好了,我先走了,你自己好好想想啊,为了你的将来。 ”  都市的日出日落,月影随华,时间低着头奔跑,它从不曾眷顾过谁,也从不曾落下过什么,一切的一切在它的面前都是浮云。

  工作的压力越来越大,刘丽每天下班都很晚,她经过巷子口时就会发现周其坐在那里,望向她这边,她会给他一个微笑,周其也会回报一个微笑。   这天刘丽加班到很晚,她走出写字楼的大门,习惯性的往那间平房望去,看到一个瘦瘦高高的人影在对着她的方向踟蹰,那是周其,她跑了过去,“这么晚了还不睡?”刘丽对签下周其的房子已经死心,可不时的会挂念起这个大男孩。

  周其低着头,从身后拿出一个餐盒:“给你。

”  刘丽接过温温的餐盒,慢慢的掀开,白白的米饭配着两样青菜,轻轻的还有点热气,时间太长,米有点黏了。

  “给我做的啊,你还挺有心,哈哈,我请这么多终于有回报了。 ”刘丽没心没肺的笑。   周其就愣愣的看,这女孩真美。

  “好香,我带回去吃啊,不然赶不上公交了。 ”  “我,我,我送你,我有车。 ”  “你还有车?!”  初夏,晚风的吹拂让人舒畅,刘丽坐在破破的三轮上,蹬车的男孩身上的汗味,绿化带的青草味,还有偶尔不知从哪里飘来的一点花香。 刘丽想把头靠上去,又矜持的坐了端正。

  本来一段让刘丽提心吊胆的小路,现在也变得有安全感,虽然这个脊梁有点单薄。

  两人的友谊在慢慢的生长,仿佛雪山上的莲花,缓慢的,坚韧的,美丽纯洁。   “终于下班了,你还不走啊?”同事对刘丽说。

  “你们先,我一会儿着。

”刘丽不敢抬头,仿佛一抬头心里的秘密就会被人发觉。   “整天加班,什么时候才能谈男朋友啊!”同事抱怨的声音在走廊里回荡。

  等同事们的身影消失在电梯,刘丽迅速的走到窗口,见到周其默默的站在那栋房子的前边,一种莫名的期盼涌上心头。   同事们已经出了大门,她们看着周其在笑,是没有恶意的调侃。

  刘丽坐在三轮后边,“整天吃夜宵,你觉得我胖了吗?是不是蹬起来很累?”  “没。 ”  时间就这么走,日子就这么过,你觉不觉得它都在发生,仿佛地下的种子,终有一天会改变什么。   刘丽的努力跟不上主管的要求。

  “业绩!业绩!没有业绩我要你们有什么用!”这是她们主管的原话。

  刘丽抱着自己的大纸箱,默默的按了电梯,默默的下楼,周其在对面看着她。   “送给你了,我要去别的城市,以后可能不会再见面了。

”刘丽把那盆不知名的美丽小花递给他,语气伤感,“你要好好对它哦,它跟你一样,一直陪着我。 ”  周其嗫嗫,“嗯。

”  “我不知道它是什么,可是花期真的好长好长,你看这旺盛的样子。 ”说点别的也许会好受一些。

  “留下来。 ”  刘丽抬头,看到周其闪烁的目光。

  “房子给你,你拿去给他们。 ”  “这是你的念想吧,我一直是知道的,这房子在,你父母就在,依靠就在,心就在,拿你的房子签约其实是很自私的。 ”  “给你了,房子。

”周其很认真,有点执拗。

  “虽说‘有情饮水饱’可是……”刘丽说不下去,放下那盆小花,“好好待它,保证哦。

”  “别走啊。 ”  转身,往最远的公交站台走去,刘丽有点想哭,眼泪一直转,不知道是因为被辞退还是因为这个大男孩的眼神,或是他的声音。   身后传来周其的嘶喊:“我养不起你,可我会做米饭,我们一起吃!”  事情就是这样,一个都市的闹市,一间被高楼挤压的房屋,一个打工的女孩,还有一个伤心的男孩。

  时间又来冲淡一切,它总是没心没肺,又那么无私的给你治愈,所有的问题在它面前都不是问题,所有的感情在它面前都慢慢磨平,当友情转化为爱情,爱情又变成亲情,也许当我们需要时间慢慢走的时候,它却嗖嗖的跑远了。

  刘丽又回到了这个城市,陪着老公,带着孩子,当经过那间平房,车子停了下来。

  房子还在,还在这逼仄的空间中生存着,它变成了一家小小的便利店。

  一个扎马尾的女人坐在收银台后边,一个瘦高的身影在货架中忙碌。

  阳光直射刘丽的眼睛,瘦高的男人回过头来,沐浴在光影中,周围都是红的、粉的、绿的、彩色的购物袋,满屋都是,在阳光的映照下五彩缤纷,在微风的吹拂下飘摇起舞,沙沙的响,慢慢的摇,很美,很美,仿佛是一朵盛开的五彩的花!  男人看着刘丽,又看了看收银台上那盆不知名的美丽小花,阳光下,小花在摇摆,它经历了过去,也迎接了未来。

  “最美丽的花,送给你,也送给我的她。 ”  阳光下,周其温柔的说。